隨隨便便就能做夢了。
但瞭解或實現,還太遠太遠。

[利艾] Concerto di Angelo (2:1)

.現代paro

.短了些,不過有利威爾名句出現喔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那音樂廳,慘白燈光無生氣照著的會客室中,艾倫向利威爾,提出了三項要求。

「首先,我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和上利威爾先生您的演奏。所以,請給我四周的時間。」仿若誦讀檄文般的深刻口吻,使利威爾暗暗哂笑。

「倘若之後您仍不滿意我的伴奏,就終止吧。」

我可沒打算讓這小鬼纏著不放,不過,他又能耐得了幾天?竟然還說是「伴奏」,可不是自縛了,擺明任人宰割?

想法一個個如惡意的滑奏在利威爾腦中溜著。然後他同意了。

我不會輸的--沒出口的話語,寫滿艾倫略緊張卻微笑的臉龐。「第二,若成功發行了專輯,其收入的一半,應要交給我們的樂團。」

強忍著情緒反令人的愉悅更上一層。誰管得著我要做甚麼?利威爾黑色的瞳眸,業已盈滿搔癢似的笑意,並無輕賤的意味而是純粹歡愉。然後,他同意了。

艾倫隨即,出乎意料的,向前迫近了一步,好似這次要正式宣戰般。

「最後一項,」他停頓了半刻,目光鎖緊利威爾的黑瞳。「除了周末外,每日至少要一同練習六小時。」

最先竄遍利威爾全身的,是爆笑的衝動。但艾倫翠玉似,卻堅毅決然的眼眸,讓他不自覺回敬以黑獅恫嚇的瞪視,宛如甫磨利的黑曜石刀般的眼神。意味著:你是,認真的嗎?

「這是我們團員,基本的練習時數。」緊張的心緒已無蹤,艾倫當下的表情如是自信。「如果利威爾先生您不同意的話,我個人覺得,那就不會只是,自己能力的問題吧。」

那是一頭年輕、涉世未深的母獅,挑釁蒼茫原野上,撕裂過百隻猛獸的狂傲黑獅的信念與,無根據的,而堅硬無比的野性。

不接受這番挑戰,是,對他的不敬啊。

於是,利威爾點頭。空冥之中,仿若傳來一聲戰爭的長嘯。

「Non male.」

黑瞳中一閃而過的,是千萬年來,不變的認同。

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無力解夢 | Powered by LOFTER